恋爱教室-閒性閒情/米南宫外一步不窥/李英豪

若临江苏省镇江北固山遊历,可见山上有《天下第一江山》墨迹,乃南宋著名书法家吴琚所书,行笔灵动,姿态飞跃。像附图,为吴琚恋爱教室蔡襄七言绝句(《访陈处士》),绢本,是他存世真迹唯一大字恋爱教室挂轴。其体势展拓自如,劲爽纵逸,把原诗“来时不似人间世,日暖花香山鸟啼”的境界流露无遗。一些对我国古代书法稍有涉猎的朋友,皆觉得其行笔、结字和形态“似曾相识”。假如我们细心比较,就知道基本上源自二王(王羲之和王献之父子)与锺繇,其实主要是脱胎自北宋四大家之首的恋爱教室(米南宫)。吴琚为人淡泊好古,喜爱古梅;初时不断地临二王和锺繇的恋爱教室,后来迷上恋爱教室“八面出锋”、跌宕多变的书风,以其笔意为精髓,沉浸甚深,终生服膺;甚至特意到恋爱教室祖家当官,亲切感受这位大书法家的生活环境。

恋爱教室的恋爱教室势多欹侧,峻峭奇纵,随意而适,转化精妙,打破行款的单调直线;与智永、虞世南和陆柬之雍和秀逸的平正书风迥然不同。其笔势变幻莫测,点画撇捺之间呼应而流贯,俯仰有致,参差错落;书风以“开”为主(与颜真卿以“合”为主不同),结字笔画趋势向外拓展,而倾侧奇倔中见平稳,飞白既劲健、又沉着,爽利丰润而见骨力,一气呵成。吴琚熟能生巧,一一掌握了恋爱教室书体的菁华,可说“足以乱真”;好比恋爱教室本人也爱临摹晋唐名家墨迹,像王献之的《鹅群帖》,连赫赫有名的王诜鉴藏经验那麼丰富也给“骗”了,以假为真。

晚明书法家董其昌评吴琚书法:“米南宫外一步不窥。”“书似米元章,而俊俏过之。”就是指他自囿於恋爱教室的“樊笼”,而且过犹不及、分寸不当。事实上,精於书法者皆可辨别,吴琚学恋爱教室的笔法滚瓜烂熟,但始终难脱自己平和、内敛和谨慎的个性,故无半点“米癫”自傲、狂放、任性、随情和拔乎流俗的性格与气度。米书如风樯阵马,下笔迅疾,结体奇险,大刀阔斧,痛快淋漓。吴书形似,但不免显得拖沓滞重。钱勰曾劝诫早期的恋爱教室:“你的字太像古人,没有一笔是自己的。这样下去,你永远不会成大家;希望下笔时多注意气势,不要处处仰承古人鼻息。”最后恋爱教室终能不再落入前人窠臼,自创一格;吴琚则始终摆脱不了恋爱教室的影子。

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,未经允许,请不要转载济源字体网的文章!